丧、抑郁和戾气

@猫鱼  May 11, 2018

最近这段时间状态很差,一是做什么事儿都感觉不顺,二是上班的时候提不起劲,下班了坐在电脑前非要等到半夜才愿意开始加班,做完了工作也不愿睡觉,觉得时间短暂一觉过去就没了,结果第二天上班昏昏欲睡、更加提不起劲,最终浑浑噩噩、恶性循环。

偶然看到微博上几个关于抑郁症的视频,说是除了那种一看就是抑郁症的抑郁症,还有一种是表面上看上去很正常,甚至也会笑也很活泼的,其实心里做什么都不感兴趣、干什么都不高兴的那种“高功能”抑郁症。虽然不会想着去对号入座,但是初一看还是吓一跳,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从社交恐惧升级到了抑郁。不过每当下班回家看到躺小床上摇摆小手、哼哼唧唧的女儿,还有老婆温柔、细腻的问候安慰,心里涌起的那一阵高兴让我真切的意识到并不是什么抑郁。

那是什么呢,仔细想想,估计是事情太多太杂,畏难情绪又出来作祟,然后遇到些烦心的事情没有及时排解,演变成了近几年比较火的那个状态“丧”!沮丧、丧气,没头脑和不高兴。也许把自己糟心的事情写出来会好过一些?

装修啊装修。

本该2017年3月底完工的新房装修,在遭遇物业阻拦“敲诈”、漏水、开裂等各种问题之后,到目前2018年5月,仍然没有结束。距离真正能够入住,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还要完善:和装修公司的“皮”还没扯完,想装个雨篷还得担心物业和城管继续阻挠,装好了的阳光房被楼上装修掉下来的石头砸破了玻璃,院子种花挖断了邻居家的主水管(挖断两次,人家的主水管横穿我院子是怎样一种脑残设计,自己重新埋管路解决了),院子里的景观灯有一个不亮了,家里的可视对讲突然没电了...事情多到头皮发麻,烦到自己不想再去碰。现在还留下一个后遗症,走在路上看周围的楼房,就会抑制不住地想象“如果是自己的房子,应该这样这样稍微装修下,就会比现在自己的新房好”,魔怔了。

宝宝啊宝宝。

女儿出生无疑是一件非常开心的喜事,可随之而来的烦心事也是不少。一是突然有一个瞬间,自己突然意识到,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无忧无虑、开心快乐的时光了吧。不是说有宝宝以后就不能无忧无虑、开心快乐了,而是不是那种了,那种!回想以前周末,和老婆两个人一台车,路上啃着鸭翅唱着歌,游山玩水、自由自在,再也回不去了啊!以后就只能背着奶爸包,带着尿布绵柔巾,找些离家近的小景走一走了吧...二是目前请了个月嫂住家,贵就不说了,该花的钱得花,关键是三观不合。年纪大,迷信和老旧观念多,什么螺丝肉湿气大,热鸡蛋白包银镯子揉肚子黑了是湿气黄了是热气之类的,也不好去纠正,说科学对牛弹琴。最近还老搞幺蛾子,想加钱。幸亏人还比较勤快,不然真心看不下去。(做了一个半月了....)

未来啊未来。

说白了还是迷茫,感觉自己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啊,要是不做现在的工作,到社会上两眼一抹黑啊。不喜于应酬交际,不善于投机钻营,马上三十了啊,一穷二白没存款,宝宝也马上看着长大啊,落户口的地方小学都还没动工啊,急不急!自己周密计划的个人充电提升也完全没有开展啊!

这几年这种糟心的状态其实也遇到过很多次了,依旧没有找到好的应对方式。不过也有一个比较好的改变,戾气少了,虽然还有,但是没那么暴躁了,整个人都佛系了一些,感谢去年提出的“佛系”这个概念,让我每次开车、面对傻逼的时候都能浮现出“佛系”二字,彷如轻风拂面。

快下班写的上面的这些话,突然接到豚豚的电话,因为拒绝月嫂突然要加钱的事情,被爸爸批了。因为爸爸担心月嫂因为没加到钱,带宝宝时有情绪,捂个嘴、下个药啥的,于是豚豚还是妥协了。其实加的也不多,300块根本就不算个事儿,但是我认为这是信用和人品的问题,谈好的东西,说变就变,不合适吧。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,想让月嫂原地爆炸立马滚蛋,可豚豚觉得新找一个会要一段磨合期,还是等宝宝大一些比较好,所以就还是用到月底吧。说到底还是穷,如果很豪,砸个一万也就没事儿了吧。

唉,对不起,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
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