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骨柔情,纸短情长——读左权至妻子刘志兰家书有感

@猫鱼  July 6, 2018

最近有幸读到了《红色家书》中左权至妻子刘志兰的一封信,主题是『只要我俩的心情紧紧的靠拢在一起,一切就没问题了』。信写于1941年5月20日,当时他36岁,和妻子刚结婚2年,女儿将满1岁,可距离其壮烈牺牲也仅有1年。

在这封信中,一小半的篇幅讲的是左权对女儿小太北的喜爱与思念:给小家伙儿寄了花布做衣服啦,小家伙儿马上一岁更加活泼漂亮还能喊爸爸妈妈,好想看到她抱抱她啦,这么活泼可爱的宝贝不要打她啦之类的,很温馨也很让人心酸。1940年5月,女儿小太北出生后不久,左权投入到百团大战的筹划和部署中,他考虑战役开始后,妻女随总部指挥机关有诸多不便,便于8月底将两人送回了延安。在和妻女分别的日子里,在戎马奋战的空隙间,这位抗日将军也难忍爱妻爱家爱女儿的眷恋。

信中也有一小半的篇幅,在表达对妻子独自养育女儿,且因此无法很好工作与更多学习的辛勤付出的肯定与愧疚。战争年代,工作生活之艰辛,思想压力之巨大,无法共同生活之无奈,远非当今所能想象。左权不长言说,但他对妻子的感情是深厚而热烈的,所以他说『不管走到哪里,离开你有多远,只要我俩的心情紧紧的靠拢在一起,一切就没问题了』。

战火纷飞的年代,爱情、亲情与革命理想没办法兼顾,封封家书,就是联系爱人与亲人的精神羁绊。左权将军牺牲后,妻子刘志兰说:“为了革命我贡献了一切,包括我的丈夫。你所留给我的最深切的是你对革命的而无限忠诚,崇高的牺牲精神,和你全部的不可泯灭的深爱。”老一辈爱国将领为革命奋不顾身,舍生忘死,血战沙场,但他们也有似水柔情,饱含殷切鼓舞、依依爱恋。

今年我的女儿出生了,此时刚过百天,活泼可爱萌萌哒。自己忙于工作,也是妻子在家抚养,因为倡导母乳喂养,更是白天黑夜连轴转,非常辛劳。看到家书中这些关于女儿、关于妻子的文字,仿佛就在身边。不过我比之幸福得多,不用担心枪林弹雨,也不用遭受别离之苦。因此也深刻体会到了共产党人舍生取义、无畏无惧的精神,更应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!
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