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宠物这件事儿

@猫鱼  April 11, 2015

感觉宠物是通人性的,哪怕是只兔子。我现在在养一只兔子名叫朵朵,安哥拉长毛小母兔,温柔恬静、美丽大方。晚上给她换了一下笼子的方位,从家里坐拥客厅、饭厅与进入房间必经道路的中心位置挪到了客厅的角落。我挪的挺不开心,感觉朵朵也一样,她倔强地在笼子里叼着饭盆乱甩,哪怕里面还盛满着她自己的晚饭。换好了窝她就默默地躺着看我,坚持把一只耳朵从笼子缝隙里伸出来随着微风摇摆。

从小养过不少宠物,最早是蚕,小学时在校门口买的。因为院里有户人家门前种了一株桑树,时不时就去顺一些,蚕宝宝被养的肥肥胖胖,桑树那年倒是一直光秃秃的。但是我其实不喜欢昆虫的,所以当蚕蛹里的飞蛾们没能破茧的时候,我是大松了一口气,转身把小盒子丢掉了。

后来是养了两只小鸭子,人民公园门口买的,刚好在旁边小卖部买了个桶子,装在里面放自行车篓子里带回了家,一路上桶里嫩嫩小小的叫声能把人听化了。两只小鸭子带来了很多的乐趣,我带着她俩南征北战,很快从家里的两室一厅发展到从五楼下去在院子里称王称霸。有一次把她俩捧在手心里在院子里玩,还遭到误以为小鸟被夺的不知道啥种类的鸟妈妈的空袭,额,也就是飞过来拉屎在头上,又快又准又狠。后来当其中一只小鸭子牺牲在小公园里转动着的运动器械里时,我捧着它还温热的小身体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与生命的脆弱。再后来另一只被妈妈送到了乡下,在某一次去乡下吃酒时变成了我面前的啤酒鸭,顿时感觉到了生命的轮回与价值。

还养过一只巴西乌龟,之所以特别强调是巴西龟,因为后来我还养过一次中华田园龟,额,也就是中国南方常见的土龟,俗称的乌龟,这个后面再说。这只巴西龟是2000年7月1日买的,印象很深,从此记住了这天是党的生日。养了三年,牺牲在2003年的8月,当时我在外地亲戚家学游泳,爸妈把他放在阳台,自己俩躲在屋里吹空调,于是就这样消散在了阳光里。这只龟非常聪明,也很顽强,在我作为小男孩最皮的那三年里坚韧不拔地活着,斗过螃蟹,吃过知了,拆过蜻蜓,把蚯蚓当面条,把蝌蚪当汤圆,和我同睡一张床,还和我一起坐火车去武汉待过一个暑假。他让我知道了生命的美好与多彩,学到了责任与担当。临行前没能见我一面,九泉之下当存了个遗憾。

对了,期间还养过一缸金鱼,花鸟市场里最便宜的那种,大肚突眼,当时是5毛钱一条好像。起因是小学班上一个女同学请玩得好的一些同学去KFC过生日,吃完不太好吃的奶油玉米和好吃的炸鸡翅之后,觉得该去哪儿逛逛,于是一群人去了人民公园(又是人民公园,小学唯一向往的地方),碰到黑心商家摆摊搞钓鱼游戏,一群人你钓我也钓,只钓到一两只。结账的时候一算,好像是要六七十块。当时大家都是小学生,哪儿舍得花那么多钱啊,而且当时的六七十块估计能当现在小两百块吧,于是好说歹说苦苦哀求,掏了四十块走人。为了弥补钓鱼的不愉快,大家决定去花鸟市场直接买几只凑一缸鱼。晚上在女同学家里给鱼换水,不知是谁小手一拧,把热水当了冷水给直接灌鱼缸里了,当场就冲死几只,有一只黑色的烫掉了一边的脸和眼睛还顽强的活了下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最后这缸鱼(也没剩几只)被我带回了家,从1月份养到了12月,那只黑色的活得最久,后来牺牲的时候我在院子的花园里给它挖了个小小的坟。现在院子的花园被推平做了停车场,估计它也早就不在那儿了吧。

大学养过一对巴西龟,四月买的,六月就挂了,也许是学校食堂的猪肉太咸,也许是买的虾皮放宿舍没冰箱已经坏了,也许...总之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挂了,一只走了另一只也只多活了一个星期。很伤心的和好友一起把它俩埋在了学校的后山,一个可以遥望图书馆的地方,现在应该和那儿的土地老儿比较熟了吧。

工作之后,养了之前提到的那只中华田园龟,夏天买的,没活过冬天。这次设备、食物都比较专业,但是在国庆的时候参加同学婚礼加值班,三四天没换水,回头就病了,一直病怏怏地,用了药也不见好,最后在12月,让他消散在了冰冷的赣江水里。好像给它取了个名,叫小黑。

最后就是现在在养的朵朵啦,养了大半年了,中间手足生螨虫病了一次,淘宝买了药硬是给治好了,于是一直好到现在,希望还能够一直好下去。这会给她换地方,主要是爸妈实在对她的掉毛有意见,兔毛满天飞。还有就是前段时间自己的尘螨过敏和现在爸爸的几个小红包,虽然不确定是她的原因,但是还有让人有些担心。

爸爸问我,为什么要养兔子呢?我想了想,最开始是妹子的哥哥去兔场谈业务,问说要不要,我坚决没要,妹子觉得喜欢要了一只,带回家养了三个月,妹子妈妈病了,觉得兔子也许是病因之一,说要送人。我看妹子确实挺喜欢挺舍不得,心一横接了下来。在心里和自己说,既然要养,就好好养、认真养,不能半途而废。现在,家里都是反对的声音,一如以前的鸭子、乌龟,让人挺难过的。朵朵虽然任性,但是很乖很讨人喜欢,掉毛什么也是没办法,夏天实在是热。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,唉。


添加新评论